文章
经典文章
情感文章
原创文章
伤感文章
心情文章
励志文章
人生哲理
爱情文章
故事
感人故事
心情故事
情感故事
爱情故事
散文
爱情散文
伤感散文
抒情散文
写景散文
诗歌
现代诗歌
爱情诗歌
古词风韵
散文诗

秋天不回来

时间:2013-08-25 来源:dede58.com 作者:颜夕溪 阅读:加载中..

   【一】
  
  九月,风清浅,天微凉,
秋天带着落叶的声音来临。当我提着重重的行李箱站在A大校门口时,我对自己说,“林小溪,你终于站在这个季节里了,你终于逃离了那个令你窒息的家了。”风将我的呼唤吹散在这个秋天里,连同那些支离破碎的过往。
  
  繁杂的校园里郁树葱葱,来来往往的人流如潮水般涌动不休,朝着四面八方散去。我循着女生宿舍的方向一路走去,毫不理会上前搭讪的男生。近了,可以看到 女生宿舍楼下一片兵荒马乱的景象,一个胖女生和对面瘦如裸鸡典型营养不良的女生骂得正欢,围观的人群挡住了我想要前进的脚步。
  
  胖女生穿着早已过时的蓝
韩 版长款上衣,颜色泛白,看上去已经洗过很多次。黑色紧身打底裤把双腿粗壮的线条勾勒得原形毕露。半截黄色半截黑色的头发凌乱地披在脑后,随着波动的身体上 下起伏,看上去很象一只正在发怒的狮子。在她身后,站着一位男生,急的直跳脚,想过去拉架又插不上手。拉又拉不开,劝又劝不住,只得尴尬的杵在那里。
  
  我从人群里挤进去,终于看清了那张因愤怒而扭曲变形的脸。我愣住了,下意识地喊了一声:“小蔓!”。
  
  杜小蔓骂得正起劲,双手叉腰,吐沫星子上下翻飞。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她抬头,看到我的一霎那彻底愣住了,然后一把拉过我就要离开,走时,她还是没忘朝对面
女人狠狠丢下一句,“我告诉你,钱少一分都不行!”
  
  “小蔓,真的是你呀?”我抑住不住一脸的惊喜。
  
  她尴尬地搓搓手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带着明显的不知所措。
  
  “小溪,让你看
笑话了,就想卖点日用品赚点钱,没办法还摊上了这样一个主,非要少给两块钱。你也知道小本生意赚不多,要是软了就得让人家欺侮。我那个家你也是知道的,学费还是爸爸借来的,唉……”
  
  “小蔓,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,一别十年,我们都长大了……”
  
  小蔓抬头打量我,四目相对的瞬间,她声音明显低了很多,“小溪,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漂亮,这几年怎么样?”
  
  小蔓的声音仍然在耳边嘤嘤地响着,我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。
童年记忆的闸门瞬间被打开,回忆犹如潮水般纷纷涌现在我的面前。
  
  【二】
  
  对于我来说,童年是一首清洌的歌。这首歌是我最不愿提起的,每次想起,身体就会被无尽的寒冷充斥,而在寒风中抱紧我的那个人只有杜小蔓。
  
  
第一次见到杜小蔓是七岁的那个夏末。那年,爸爸妈妈因为生意繁忙无暇顾及我,就把我送到乡下外婆家里寄住。当夕阳的余晖给这个农家小院涂上最后一抹余温,妈妈丢下一沓钱和一摞新衣服,然后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那辆路虎车里疾驰而去,从此在我的童年里彻底消失了。
  
  外婆给我换上新衣服,拉着我朝学校的方向走去。开学第一天,我被安排到杜小蔓的旁边成了同桌。我从书桌里掏出两个棒棒糖,一个递给这个圆嘟嘟的长得象洋娃娃般的女孩子,一个留给自己,两个人相视一笑,便成了我童年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温暖画卷。
  
  班里总有调皮的男生揪我的小辫子,藏我的橡皮,肆无忌惮的欺负我。有时会在文具盒里放毛毛虫,我尖叫着跳起来,那声音仿佛要把这个破旧的教室撕裂一般,身后的同学们笑得花枝乱颤。
  
  此时,小蔓若无其事地把毛毛虫拣出来,一把丢了过去,瞪圆了眼睛,“以后谁再欺负小溪,我就告诉
老师去”。
  
  从此,调皮的男生收敛了许多,
生活也开始风平浪静,而两个女孩也在时间的凝练和沉淀中,成了最好的朋友。
  
  每天两个女孩子都要手牵手走在放学的路上,嘻笑打闹一会然后各回各家,纯真无邪的笑语回荡在夕阳落山后的乡间小路上,化成了一串串音符在空气中飘动,
久久不散。
  
  【三】
  
  “小溪,你在想什么呢?走,我陪你去宿舍放行李……”小蔓一声清脆的话语将我从童年的回忆里拉回了现实。
  
  10年恍若隔世,上一秒还在童年里悲喜交加,下一秒只留下散乱的回忆。我缓过神来,有点不好意思。
  
  “小蔓,你做生意的摊子还丢在路上,不管怎么行”
  
  “没事,有我男朋友看着,出不了问题”
  
  “男朋友?你已经处对象了?”脑子里立即闪现出了刚才那个想去拉架却又无能为力的男生的脸,臆想他应该就是小蔓的男朋友。高高的个子,皮肤有点黑,炯炯有神的眼睛,一张还算好看的脸,牛仔裤,白T恤,简单却不失得体。
  
  “是的,老家一个地方的,报考了同一个学校,一起过来的……”
  
  “哈哈,真好,那改天先带给我看看,替你把把关……”
  
  “好的。改天我同他一起去你家看望阿姨。记忆中只见过她两次,一次是送你离家,一次是接你回家……”
  
  一提起家,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,喉咙里含糊不清地涌出一个好字,便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  
  【四】
  
  一直以来,对于我来说,家不再是避风港,而是一道深深的伤口。
  
  舍近求远,选择A大,我违背了父母的意愿,至今他们也不知道我选择A大的原因只是为了躲开他们,避开这个家。
  
  原本以为逃离是唯一的解脱方式,原本以为我可以不想家,只是当我站在这个陌生的人流里时,我才明白,我是如此深爱着这个家,原来我对爸爸妈妈的牵挂早已随着时间的沉淀深入骨髓,根深蒂固。
  
  此时,爸妈的身影不断的在眼前重叠,那些过往片段一个个在眼前闪现,让我的眼睛倾刻间潮湿起来。
  
  爸爸是林氏集团总裁,整日整日的奔波于他的事业,陪伴他的只有一叠叠的合同书和从未间断过的客户电话与会议。在我眼里他只有三种状态,第一种是签单, 第二种是打电话,第三种就是醉酒以后拼命狂吐。我真想象不出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,为什么会是我的爸爸。他的心思只在他的事业里,他追求的是有房子、车子和 钞票的品质生活。
  
  妈妈则是我见过的最温婉知性的女人,恬静的性格,柔和的语调,喜欢咖啡,喜欢美食,她做得一手好菜,什么红烧鯿鱼,油焖冬笋,水煮鱼,只要经过她的手 翻炒定是一道极美的可口佳肴。妈妈喜欢生活中窗明几净、饭菜飘香温暖气息,却难以接受满屋子的随处可见的一张张的合同书,以及那些浓烈刺鼻的酒精味道。
  
  所以,他们用沉默而又互不干涉的方式维持着这场婚姻,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,象透明的空气在房间飘荡,这样的状态让我很纠结。最终他们还是如两条交叉后的直线,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。
  
  看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,我就问妈妈:“爸爸是不要我们了吧,他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?”妈妈拥着我不说话,低头的一瞬间泪水悄然无声的滑落。
  
  我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童年里那些寒冷的旧时光,清晰可见的画面在脑海一遍又一遍地回放,如此遥远却又如此真实……
  
  【五】
  
  第一次见到陆宁是在杜小蔓的生日之时,诺大的包间房里坐着我们三个人。用杜小蔓的话来说,此生拥有两个最爱你的人就够了,一个是陪你走完一生的爱人,一个是永远不离不弃的闺蜜。
  
  当我把一件包装精致的白色连衣裙轻轻递给杜小蔓时,杜小蔓惊鄂地张大嘴巴在半空中停了半晌,然后一个劲地连声说:谢谢小溪,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。
  
  隔窗望去夜色中的城市流光溢彩,昏黄的灯光,来往的车流,象一幅画。
  
  我们频频举杯的嘻笑背后,我看见了陆宁那深藏不露的眼睛,有意无意的跟随着我,于我那是一束纯净而温热的目光。
  
  我下意识的避开他深邃的目光,我想象那是光线昏暗产生的一刹那的错觉,仅此而已。可
人生就像一出自导自演的戏剧,随时都有可能改变里面的戏节,只不过到头来的结局不同了。
  
  有次学生会安排我和杜小蔓去男生宿舍检查卫生,刚走到转角处,就听见一个寝室里面的人貌似苦大仇深般地叫喊,“哥们,快点扫干净,学生会两个
美女快要来检查了……”
  
  “哥们,你有点品位好不好。林小溪长相漂亮,家境好,有背景,你叫美女别人会夸这孩子眼光不错。那个杜小蔓嘛,无财无色,顶多就算个叶绿素……有了叶绿素,才能衬托鲜花的美,哈哈……”
  
  “哥们说的对哈,不过,你说杜小蔓为什么甘愿做叶绿素呢,脑子进水了吧,换了我,早就躲得远远的了……”
  
  “这还不简单,为了好处呗。她上个月穿的那件像样的衣服,听说还是林小溪送的。插上翅膀,也变不了天鹅……”
  
  “好了,别说了,赶紧擦,要是再扣分,就让你娶叶绿素......”
  
  这些刺耳的对白,毫无征兆的传入了我和杜小蔓的耳中。
  
  我跑上前,对那两个男生大喊,“你们这些男生怎么比女生还三八,背后说人坏话会变成猪的。卫生记0分,从新打扫……”
  
  回头却看到了杜小蔓尴尬、痛苦的脸,她眼里的泪水在晃动。
  
  于是我用力地抱住了她,试图给她点安慰。除此之外,此时的我真不知道还能为她做些什么……
  
  情绪顺着她的眼泪倾泻,打湿了我的衣服,也凉透了我的心……

  • [编辑:dede58.com]
  • 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